熱門搜尋

載入中 ...

信星鞋業集團(1170)副主席黃禧超

2023-01-19

信星鞋業集團(1170)副主席黃禧超

2023-01-19
信星鞋業集團主要從事生產及銷售鞋類產品,亦是最先從內地生產分流到越南和柬埔寨的港資公司,故2018年中美爆發關稅戰,其所受影響亦有限,其早年主要客戶包括SKECHERS和CLARKS等品牌,新冠疫情爆發後,定單減少,信星業績亦受衝擊,過去四個財政年度,業績時有盈虧。早前公布截至去年 9月底止的六個月,集團營業額上升68.5%至6.39億元,業績轉虧為盈,錄得股東應占溢利2880萬元。期內業績由毛損轉為毛利,錄得毛利5729萬元,毛利率為9%;信星亦派中期股息每股1.8仙,以及每股特別中期股息0.5仙,共2.3仙。

副主席黃禧超接受本台專訪時表示,疫情3年下信星亦努力營運。他憶記得2020疫情初期,集團廠房營運正常,但苦無單,特別是歐美當地疫情嚴重,客戶不斷取消或縮減訂單;2021年有定單回流,但同期越南廠房卻因疫情一度停產3個月;到了2022年,信星營收盈利改善,主要是經歷了過去兩年疫情影響,集團重整業務所致。

他解釋,期內集團重整客戶組合,因應未來發展趨勢而重組產品組合,特別是發現疫下大眾愛好上遠足、行山,遂投入資源生產大量遠足鞋等,主攻豪邁型鞋種(rugged shoes),這類產品過去兩年急速增長,期間國際品牌DR MARTIN更於2021年於英國上市,正反映市場火熱,信星亦選擇以此類鞋種為主,令業務重拾增長趨勢;另一增長點是為品牌WOLVERINE代工,後者近年不斷進行收購合併,除自身品牌外,亦引進了不少新品牌如CHACO等,令其亦成為一個針對不同客戶群而作多品牌策略營運,亦間接令信星可以因為WOLVERINE這個大客,帶來更多細客小單,這些訂單量小但高價值,適合信星近年引入的小流水概念生產線模式。

黃禧超分析,早年信星亦多產運動鞋,但經過過去十年快速增長、如NEW BALANCE等走同款不同色、以時尚(fashion)為主路線,但三年疫情改變了這趨勢。疫情期間大家減少外出,專業及群體運動消失,運動走個人化及少眾,同期戶外行山運動冒起,相關鞋種亦受歡迎,亦令豪邁型鞋再度成為潮流,信星當年上市亦是做這鞋種,屬老行尊,故去年業績亦受惠於這趨勢及優勢。

他指,豪邁型鞋量少但單價(average selling price, ASP)高,因這類鞋種手工要求高、工序複雜、勞動力及車工需求大。信星早年於越南、柬埔寨等地設廠,今天正可滿足客戶這方面要求。另外,信星小流水生產線,其平台設計生產方面更具效率亦記一功。因為豪邁型鞋種客戶要物色合適廠家亦有難度,因量少及款式難做,一般OEM廠生產線未必會接單,結果信星成為當中受惠者,以生產皮製豪邁型鞋為例,一對鞋單價可逾20美元,令信星去年鞋種平均單價已由16美元加至21美元以上,大大改善了對公司營收。

黃禧超指,信星經營概念已作改變,由已往傳統生產線每條要二至三百人,改為百多人一條生產線,可以更快轉身,有利接更多同款不同色下單、或不同款式量少但高價值的小單。工廠生產一向需要講求經濟效益,小流水生產線賣點可以適應客戶需要(customer needs),信星廠房改為小流水生產,可以符合到客戶急單、較複雜工序產品等,疫情數年最能突顯這方面的成功。2022年上半年因內地不少廠房因封控而停產,同期信星越南廠房疫後復工,接了不少來自內地的急單,越南廠房亦發揮了地利優勢,更重要是令信星接單議價空間更大。

美國去年快速加息,大家正關注全球經濟今年是否陷入衰退。黃禧超分析,美國去年初段加息時,消費市場仍然未見有問題,但連加數次75點子後,當地零售市場開始感受到壓力,存貨上升,故早前感恩節及聖誕節銷情亦不及往年,部分客戶下單後已要求廠家延後30日付貨,對廠家來說成為新的財政考驗。另外,去年俄烏戰事令能源及原料成本上升,特別是油價上升影響塑膠價格,去年運動鞋成本亦被扯高,反而豪邁型鞋種成本多為皮革(占五成物料),所受影響較少,因去年皮價相對穩定。

2023年環球經濟衰退風險增加,信星又如何應變?他指,客戶近月下單趨向保守,但衰退過程中仍有好企業及好品牌會成長,信星策略是仍這些目標客戶一同併肩作戰,即守著潛力客戶共同成長,因信星相信,品牌跟人一樣有其壽命與周期,關鍵是要物色到增長中品牌。特別是近年鞋業發展亦走功能化(functional)及跨界別(crossover)發展,好提高附價值,信星一直專注滿足客戶要求,近年較少投入大量資本性開支,避免增加財務壓力,反而集中物色不用大幅投入資本支出但仍穩定成長的客戶,希望吸納他們成目標客群。

信星鞋業94年在港上市,至今快三十年。黃禧超回憶當早年集團於珠海設廠,其後再到中山等地發展,2000年到越南發展,之後到江西及柬埔寨等地設廠,目標就是給予客戶更多選擇。目前越南生產線已增至20條、柬埔寨亦達10條,反而內地只餘1-2條生產線,主力為客戶作研發。已往客戶堅持保留信星內地生產線,疫後客戶亦考慮將研發遷往越南,目前內地員工只餘百多人,跟高峰全盛時間七、八千人已今非昔比,料內地生生產規模將慢慢收縮,但信星多年來走生產基地多元化政策不大變,不會集中單一地點。

他補充,信星屬第一批入越南設廠廠家,經過逾廿年發展已見成熟,近日亦於廠房附近買地擴產,主力應付新客下單;另外,中越的合資廠房,信星持股四成,2000年起營運初期虧損,近年已獲利及持續穩定增長。至於東南亞產能未來會否再增加?他指,集團疫後亦改變戰略部署,已往著重越南產能,但2021年越南廠房曾停產三個月,期間改為增加柬埔寨生產線,未來希望將越、柬產出可以平衡一些,亦開始思考下一個新的戰略地點,希望2024-25年推出新生產線,旗下聯營公司目前考慮印度,因部分品牌商希望物色東南亞以外地方,由於越、柬、印尼已成熟,緬甸則有政治風險,考慮印度因當地人工成本仍低,有進一步擴展產能空間。

信星鞋業94年9月在港上市,當年招股價1元,2000年中國入世,集團布局越南生產線後,業績持續做出成績,股價曾於04年沖高至2.6港元,其後廿年股價於0.3元至2元之間上落,近日報0.95元,市值6.5億,周息率近5厘。
分析指,信星主業鞋業生產具挑戰,易受經濟同期影響,近年業績亦時有虧損,但信星屬淨現金公司,截至去年9月底,集團之現金及等同現金項目逾3億元,每年維持一定派息水平。儘管業務增長空間有限,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仍然持股7%,或多或少顯示信星具備一定投資收息價值。

訪問、整理:勞家樂

報道:張詩民

上市公司專訪

  • 聲音
  • 英文
  • 金融
  • 未完
全面分析上巿公司業績,與負責人透徹對話。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