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Search

Loading ...

《愛在瘟疫時》 ︳嘉賓:何福仁(作者)

2021-09-25

《愛在瘟疫時》 ︳嘉賓:何福仁(作者)

2021-09-25

【開卷樂】當詩歌和生活對話--《愛在瘟疫時》詩集

不知不覺間,我們已進入了一個瘟疫時代,起初人們估計疫情期間是數以月計,想不到現在已過了六百多天。每一個人的生活也被疫情改變了,很多作家都寫下了不少關於疫情的篇章和作品。本地詩人何福仁也不例外,而他洋洋灑灑寫成了一本詩集,收錄了五十首關於疫情的詩,在今年春天出版,詩集名稱為《愛在瘟疫時》。

似貓的詩歌

何福仁說,近年小說當道,「近五十年,小說像殖民一樣不斷擴張領土,為什麼詩不能反攻呢?」他形容小說像狗,是由人養的,可以呼之則來揮之則去;而詩歌則像貓,來的時候可能是有求於他,或是覺得你很有趣。貓就是這樣,本性自由,又難以捉摸,何福仁覺得詩歌也不應該被太多理論限制著,在同一個主題之中,也可以用不同方法去寫。《愛在瘟疫時》裏的詩歌,從取題到表現手法,也看到詩歌活潑的一面,「面對疫情,要不斷洗手,但文類潔癖則不可有,一無束縛,要怎樣寫就怎樣寫。」詩歌有很多種可能性,這也正是文學藝術生生不息的原因。

防毒面具與詩經

何福仁在詩集的後記提及「病毒是我們的長輩,比人類的歷史悠久」。病毒本身已是一種作為經典的存在,人類在時間長流中重覆又重覆地面對它們,正如把一本經典一讀再讀,每次重讀也會有新的領悟。何福仁喜歡讀中西經典,在疫情初期留家避疫,有更多時間將經典慢讀。在詩集裏,有很多作品也是與中國和外國詩歌、甚至畫作作文本對話,例如第一首<愛在瘟疫時>,就轉化了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格式,富有閱讀趣味。而<豈若無衣>一詩,「上陣了,怎能說沒有防毒面具/讓我的和你共用/病毒已經瀰漫,戴上/也沒有意思/就打開城門吧/我們反守為攻」則是借用了詩經裏<無衣>一詩的概念,比喻疫情初期時,大家也沒有足夠的防疫裝備,就算古代的戰士裝備不足,仍然互相支持,堅持上陣,就如香港人會互相捐贈物資,自律地對抗疫情。

廁紙與樹洞

疫情滲入在生活的每一個面向,有正面的、自然也有負面的、甚至有荒謬的事情。詩集順時序紀錄了五十個疫情期間的畫面。在香港地,有人守望相助分享物資,也有人搶劫廁紙。<瘋劫>一詩中,詩人用幽默的眼光,模仿大盗的口吻,記下這真實卻又富戲劇性的一幕。

疫情是大眾的事,也是個人的事,各人的心境有不同的領受。何福仁曾把詩集給西西看,西西說最喜歡《樹洞-詠石濤<老樹空山一坐四十小劫>》一詩,詩人將避疫的生活聯想到古人在老樹空山修行的情景。石濤是清初畫家,詩作對上了他的名畫,「你難道不怕蟲蛇鼠蟻/以為挨一段日子好歹/就適應了?你是不是想走出自己的畫外?」西西說喜歡它簡單,平實的文字和貼地題材。也許,再平淡枯燥的疫情生活,只要心中有趣味,也可過得詩意盎然。

開卷樂

  • Audio
  • Chinese
  • 文化
  • On-going
開拓文字新國度,帶來閱讀新感覺;《開卷樂》帶領大家走進文字世界,分享閱讀樂趣。

《開卷樂》
逢星期六 9:30pm - 10pm
香港電台第二台播出



主持︰鄭政恆、黃怡、周嘉俊
編導:馮傑
監製:羅曼穎
香港電台文教組製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