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載入中 ...

劉邦項羽 (十一)︰楚漢相爭

2022-04-23

劉邦項羽 (十一)︰楚漢相爭

2022-04-23

漢王劉邦在彭城大敗,幸而脫險,得到呂后兄呂澤的支援,稍收士卒,重建軍隊,屯駐在洛陽以東的滎陽(今河南省鄭州市北滎陽縣,在黃河南岸)。滎陽當時是戰略要地,附近有戰國時所開闢的鴻溝運河,連接黃河及淮河支流沙河,鴻溝與黃河交匯處有重要糧倉名「敖倉」,《史記.高祖本紀》說:漢王「軍滎陽南,築甬道(修築有圍場的通道),屬之河(連接黃河),以取敖倉,與項羽相距歲餘」,雙方都不容有失,劉項兩軍為爭奪敖倉展開多次攻防戰,劉邦險些喪命,得部屬拚死保護得以脫險,但也曾受重傷。功臣之中,有若干人因守衛滎陽立功封侯,例如高祖同鄉周昌「以內史堅守敖倉」封汾陰侯,功臣排名第十六;從起碭的陳濞「以都尉擊項羽滎陽,絕甬道,擊殺追卒功」封博陽侯,功臣排名第十九;郭蒙「以都尉堅守敖倉,為將軍,破籍軍,功侯」封東武侯,功臣排名四十一;蒯成侯周惞的功勞是「擊項羽軍滎陽,絕甬道,從出」功臣排名第二十一;磨侯程黑的功勞是「擊項羽敖倉下,為將軍」;周苛「堅守滎陽」戰死,其子周成封為高京侯等等。可見堅守滎陽敖倉,對劉邦至關重要,假如滎陽失守,劉邦將失去東進之路。

楚漢戰爭的焦點在滎陽敖倉,而當時關東有魏、趙、燕、齊等國,還有游兵領袖彭越自立為梁王,活躍於魏、楚、齊國之間;南方則有九江、衡山、臨江,以及嶺南的南越,列國分立,擁兵割據,「為漢則漢勝,與楚則楚勝」,意思是支持漢王劉邦則劉邦可以勝利,支持楚王項羽則項羽可以勝利,因此楚、漢雙方都即積極爭取各國王侯選邊支持,而各王侯亦在楚、漢之間觀望。
當是時,齊、趙兩國實力最強,卻與項羽積怨,不願附楚,但也不願附漢;梁王彭越是漢王的盟友,經常侵擾楚項羽的邊境;南方九江、衡山、臨江、南越四國,南越王趙佗地處嶺南,閉關不與中原諸國交往,臨江王共敖支持項王,衡山王吳芮則在漢王一方,九江王英布地近中原,實力較強,但態度不明;北方燕國則地方偏遠無關大局。西魏王魏豹地處漢王肘掖之下,原本依附漢王,領兵守滎陽,卻因漢王之敗,突然稱病回國,絕河津附楚。漢王用大將軍韓信之策略,先攻魏豹,取魏地河東,再進攻趙國。同時派使者酈食其(音力異基)游說齊王,派隨何游說九江王,爭取二國結漢抗楚。

另一方面,漢王聽從陳平的建議,派間諜以重金離間項羽頭號謀士范增,「項王乃疑范增與漢有私,稍奪之權」,范增憤而辭職返回彭城,「行未至彭城,疽發背而死」。范增既死,項羽失去一位深思熟慮,為他出謀畫策的最重要謀臣,只能靠武力與劉邦對決。劉邦在項羽叫陣挑戰時說:「吾寧鬬智,不能鬬力!」劉邦以甚麼辦法、派甚麼人去離間項羽和范增,事關機密,已無記錄,史書不載。但《功臣表》中有一奇事:「魯侯」的功勳是「以舍人從起沛,至咸陽為郎中,入漢,以將軍從定諸侯,侯,四千八百戶,功比舞陽侯(樊噲)。死事,母代侯」,功臣排名第七位。而從沛開始追隨劉邦,為劉邦駕馬車,出生入死,「為太僕,常奉車,為滕公,竟定天下,入漢中,全孝惠、魯元」功臣排名第八,封汝陰侯的夏侯嬰;有「從起碭,以車騎將軍屬淮陰(韓信),定齊、淮南及下邑,殺項籍」大功,功臣排名第九,封潁陰侯的灌嬰,都在此人之後。此人姓名《史記》失載,據《漢書》所記,此人是奚涓。奚涓死在漢六年劉邦大封功臣之前,死因不明,「以將軍從定諸侯」卻無具體功勳、無妻無子,由母親代封,且位列功臣第七,實在離奇。奚涓是否劉邦派往離間項羽、范增的間諜,事成後卻身分揭露而遇害?已難以稽考。
大將軍韓信攻滅魏王豹之後,乘勝向趙國進軍,《史記.淮陰侯列傳》記:「漢王遣張耳(故趙王)與信俱,引兵東,北擊趙、代」,破代,「欲東下井陘擊趙」。井陘(音形),是從河東橫越太行山脈的其中一處重要峽谷通道,「井陘之道,車不得方軌,騎不得成列,行數百里」,非常險要,趙王趙歇、趙相陳餘不聽謀士廣武君偷襲漢軍糧道的計策,率大軍在谷口迎戰,號稱二十萬。韓信用疑陣,張耳「乃使萬人先行,出,背水陳」(背靠河流列陣),趙王輕敵,從壁壘中全面出擊,張耳詐敗,趙軍追殺,韓信率主力大軍從側面進攻,佔領趙壁,趙軍慌亂,漢兵夾擊,大破趙軍,殺陳餘,擄趙王歇,漢軍大獲全勝,這是歷史上著名的以奇兵取「井陘之戰」。韓信、張耳率漢軍兼併趙國全境,派使者說服燕王臧荼附漢。《功臣表》有廣嚴侯召歐,因為「以騎將定燕、趙,得將軍」封侯,排列功臣第二十八位,可知這位使者就是召歐。
韓信、張耳破趙之後,漢王聲勢大振,親自渡河至修武,韓信、張耳朝見,「漢王奪兩人軍,即令張耳備守趙地。拜韓信為相國,收趙兵未發者擊齊」。韓信領兵攻齊,副手是曹參,《史記.曹相國世家》云:「韓信已破趙,為相國,東擊齊。參以右丞相屬韓信,攻破齊歷下軍(歷下,即今山東省濟南市,當時是齊國西方邊境重鎮)」。在此之前,漢王派說客酈食其(音力異基)赴齊國游說齊王田廣與漢結盟抗楚,齊王答應,罷邊境守備,忽然收到漢軍來襲,已越過邊境,大怒,叱責「酈生賣己」「遂亨(烹,即活生生煮殺)酈生,引兵東走」(《史記.酈生陸賈列傳》),韓信佔領齊都臨淄。

漢四年,韓信平定齊國全境,上書要求漢王劉邦封他為「假齊王」(假,代理的意思)。《史記.淮陰侯列傳》記述韓信的說詞是:「齊偽詐多變,反覆之國也,南邊楚,不為假王以鎮之,其勢不定。願為假王便」,劉邦認為韓信趁勢要脅,勃然大怒,張良、陳平在旁制止漢王懲治韓信使者,說:「寧能禁信之王乎?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為守。不然,變生。」劉邦醒悟,立刻改口說:「大丈夫定諸侯,即為真王耳,何以假為!」乃遣張良往立韓信為齊王,徵其兵擊楚。

韓信聯同漢王劉邦的親信將領曹參、灌嬰等人,在濰水(在齊都臨淄東)全殲了楚國大司馬龍且(大司馬是楚國最高軍事職位)率領的援齊楚軍,平定齊國,對楚軍實現了戰略包圍,使項羽的處境更趨困難。

古今風雲人物

  • 聲音
  • 中文
  • 未完
介紹古今中外的已故人物,透過這些傳奇人物的風雲事跡,加深大家對歷史的認識。

《古今風雲人物》
逢星期六晚八時至八時半,香港電台第一台播出

主持:張偉國、羅永生、曾卓然、邱逸

編導︰馮傑
監製︰羅曼穎
香港電台文教組製作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