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載入中 ...

何兆基_雕塑家

2020-07-12
有二十年時間,他光着頭空出身體,用各種方式鍛鍊自己經驗世界的敏感度。

今天的他長回一頭灰髮,手持盛有小山的碗,跟我們分享他不再以身體作媒介後的創作方向。

他大概找到更好的方法,超越了身體,更純粹地感知一切?

好想藝術再相見

  • 視像
  • 中文
  • 文化
  • 未完
過去六輯的《好想藝術》為過百名藝術家訴說過他們的故事,八年過去,今天的他們回望當年的自己,會有什麼的發現?我們重訪了其中二十位,當中有人初心不變,亦有人滄海已成桑田。且讓我們作個小結,再一起迎來下一個十年。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