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寓言

中國寓言

類型:聲音語言:中文分類:文化狀態:已完結 節目簡介: 寓言─屬於諷刺文學的一種,而幽默為其最鮮明的藝術特徵。

寓言─以極小的篇幅,發揮最大的邏輯力量;會心微笑之中,表現出深刻的諷喻精神。

透過朗誦、廣播劇以及陳耀南博士的解讀,一則則著名的中國寓言會在空氣之中向大家娓娓道來。

免費訂閱

立即訂閱,即可接收最新影音內容 iTunes Google Reader RSS Feed
#120 李赤傳 / 任事 00:25:56 2019-01-12

李赤傳 《柳河東集》

李赤,江湖浪人也。嘗曰:「吾善為歌詩,詩類李白。」故自號曰李赤。游宣州,館之。其友與俱游者有姻焉。間累日,乃從之館。如廁久,其友從之,見赤軒廁抱甕,詭笑而倒視,勢且下入。乃倒曳得之。又大怒曰:「吾已升堂面吾妻。吾妻之容,世固無有,堂宇之飾,宏大富麗,椒蘭之氣,油然而起。顧視汝之世猶溷廁也,而吾妻之居,與帝居鈞天、清都無以異,若何苦餘至此哉?」然後其友聚僕謀曰:「亟去是廁。」遂行宿三十裡。夜,赤又如廁久,從之,且複入矣。持出,洗其汙,眾環之以至旦。去抵他縣,縣之吏方宴,赤拜揖跪起無異者。酒行,友未及言,飲已而顧赤,則已去矣。走從之,赤入廁,舉其床捍門,門堅不可入,其友叫且言之。眾發牆以入,赤之面陷不潔者半矣。又出洗之。縣之吏更召巫師善咒術者守赤,赤自若也。夜半,守者怠,皆睡。及覺,更呼而求之,見其足於廁外,赤死久矣,獨得屍歸其家。柳先生曰:「今世皆知笑赤之惑也,及至是非取與向背決不為赤者,幾何人耶?反修而身,無以欲利好惡遷其神而不返,則幸耳,又何暇赤之笑哉?」

任事 《雪濤小說》

蓋聞裡中有病腳瘡者,痛不可忍,謂家人曰:「爾為我鑿壁為穴。」穴成,伸腳穴中,入鄰家尺許。家人曰:「此何意?」答曰:「憑他去鄰家痛,無與我事。」又有醫者,自稱善外科,一裨將陣回,中流矢,深入膜內,延使治。乃持並州剪剪去矢管,跪而請謝。裨將曰:「簇在膜內者須亟治。」醫曰:「此內科事,不意並責我。」今日當事諸公,見事之不可為,而但因循苟安,以遺來者,亦若委痛於鄰家,推責於內科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