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意

建築意

類型:聲音語言:中文分類:文化狀態:播放中 節目簡介: 巍峨的古樓、傾頹的殿基
溫雅的兒女佳話,流血成渠的殺戮
在光影可人中,和諧的輪廓,披著風露所賜予的層層生動的色彩
時間上漫不可信的變遷,超出「詩意」、「畫意」的銳感
林徽因稱之為「建築意」

《建築意》,帶你欣賞建築之美,洞察背後每個動人的歷史故事。

逢星期一晚9pm - 10pm,香港電台第五台、香港電台網站rthk.hk同步播出。

主持︰
Zeno (建築師 x 旅遊達人)
曾卓然(嶺南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
馮傑
徐頌雯(香港城市大學建築學及土木工程學系助理教授)【第1 - 19集 西方建築史】
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第20 - 34集 中國建築史】

編導: 馮傑 監製︰何翠峰
香港電台文教組製作

免費訂閱

立即訂閱,即可接收最新影音內容 iTunes Google Reader RSS Feed
#37 Brasilia 巴西利亞︰森林中的未來城市 00:51:03 2018-04-16
很多人以為巴西的首都是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 其實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建成的巴西利亞(Brasilia)。巴西利亞位於巴西中部的熱帶草原, 大半個世紀以前, 這裏是野生動物的棲息處, 人跡罕至。時至今日, 不管你是乘飛機還是開車往巴西利亞, 都必先經過一個偌大的樹林,在草原某處, 才突然出現一個城市!所以巴西利亞也被暱稱為「森林中的首都」。

對於建築設計師而言, 巴西利亞是建築朝聖之旅的熱點, 因為這裏充滿著由巴西國寶級建築師奧斯卡•尼邁耶(Oscar Niemeyer)所設計的現代建築物, 極富舊時代的未來感。巴西利亞可說是一個現代建築學的露天博物館(open-air museum), 它獨特的城市規劃及尼邁耶式的經典摩登建築設計, 成就了建築史上的里程碑。因此, 巴西利亞於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為世界文化遺產, 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個二十世紀建成的世遺城市。

歷史上巴西曾先後在薩爾瓦多(Salvador) 和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兩個海濱城市建都。十九世紀末,巴西國家憲法已提出把首都遷至內陸, 並尋找薩爾瓦多及里約熱內盧兩城的中心點建都, 目的既為加快內陸開發, 亦紓減沿海地帶資源過度集中的不均情況。1956年巴西總統儒塞利諾•庫比契克(Juscelino Kubitschek)下令興建巴西利亞, 決定把首都移至巴西中部平原這不毛之地, 並由盧西奧•哥斯達(Lúcio Costa)及奧斯卡•尼邁耶分別擔任新首都的主城市規劃師及主建築師。工程至1960年初步完工,耗時僅41個月, 對當年來說, 建城速度相當迅速。其實, 1960年只完成基建及部份建築物, 以供政府辦公之用, 很多主要建築物則要待七十年代才陸續建成。

巴西利亞一開始就是以破舊立新為目標, 所以特別重視創意。巴西政府當年在全國舉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首都城市規劃設計比賽,引來不少建築師及規劃師參加, 結果盧西奧•哥斯達的作品獲獎, 並獲採用為現在巴西利亞的城市藍圖。

哥斯達當年以科比意(Le Corbusier) 的意念為基礎, 運用「以車為本」的新派城市規劃概念, 將巴西利亞設計成一個「未來的首都」, 一個烏托邦城市。這個城市計算精密, 規劃詳細,分區清晰, 限制了建築物的分佈及高度, 所有配套、設施、建築都跟著一個藍本建造!這正是巴西利亞獨特之處------它是世界上少有經過全面規劃設計後才建成的首都。另外, 因為內陸乾燥少雨, 哥斯達提出在城市南面建出一個偌大的人工湖, 除可增加該區的儲水量, 亦可改善巴西利亞的微氣候, 為這城市降溫, 減低熱島效應。

哥斯達放棄當年新城市設計常用的方格子規劃模式(grid pattern), 特定為巴西利亞重點設計城市兩條十字相交的主軸, 使功能嚴格區分開來:工作場所放置在東西向的紀念軸(Exio Monumental(pt), Monumental Axis(en)),住宅則置於南北向的公路軸(Eixo Rodoviário(pt), Motorway Axis(En)), 形成著名的「飛機規劃圖」(Plano Piloto(pt), Pilot Plan(En))。雖然當年哥斯達堅持巴西利亞的外形應該像蝴蝶, 但從高空上看, 很多人倒覺得整個城市是一架飛機, 是名副其實的「飛機則」。時至今日, Plano Piloto 已由原來規劃設計時的工程名稱, 演變為巴西利亞中心行政區的官方名稱, 當然跟它的形狀有莫大關係。

「飛機」的「機身」是這城市的紀念軸, 是一條貫穿東西約10公里長的綠化帶, 大部份地標、商業大廈、政府部門辦公室及公共建築物, 都分佈在這軸線上, 包括位於機尾位置的長途巴士總站, 近機身中央的電視塔、國家大劇院、國家博物館、大教堂等等,以及位於機頭位置的三權廣場。「機翼」分為南翼(ASA Sul)和北翼(ASA Norte),各約7公里長, 分別是南北兩個住宅區,由一條寬闊的高速大道連接起來。區內有很多綠化帶及樹木, 令居住環境變得怡人。而交叠在機身及機翼的地方則是中央商業及酒店區, 底層建有市內的交通總樞紐(包括地鐵及巴士總站),平台上建有商場、酒店及辦公樓,市內較高的建築物均聚集於此。近機尾位置因較遠離住宅及商業活動區, 故被規劃為工業區。

哥斯達將巴西利亞塑造成他心目中的未來城市, 其目的是想運用這種機器式的總規設計, 推動巴西現代化, 令國家進入新時代, 並為巴西帶來現代化建築。可是, 這個城市設計多年來得到的評語都是兩極化, 而巴西利亞變成了一個愛者越愛, 惡者越惡的城市。誠然它擁有那個年代創新的意念, 但在實體操作上又是否可媲美其他首都城市呢? 是不是真的實現了未來的烏托邦城市?

巴西人普遍對巴西利亞都不存好感, 因它沒有歷史, 也欠缺巴西城市應有的熱鬧氣氛及社區感覺, 所以很多人認為它只是一個政府辦公的地方, 缺乏生氣。 不過, 如果以哥斯達的目標來看, 我覺得巴西利亞真的能把巴西帶進一個新紀元。
2003年, 我首次探訪巴西利亞, 碰見的遊客大多是來自巴西其他城市, 很少外國遊客。他們來就是要看看國家與別不同的首都, 了解自己國家的近代歷史及體制。 由此看來, 巴西利亞跟其他國家的首都城市(如北京, 倫敦等)不同, 它並不是一個有歷史包袱, 由固有商業活動所帶動的首都城市。反之, 它由零開始, 滋養自己獨有的新生代文化, 在尋找未來城市的可塑性的同時, 為巴西未來的方向定位。

每位到訪的巴西利亞的客人, 若從長途巴士站進入, 都會沿著紀念軸由西向東行走, 經過全市所有標誌性建築物, 面向著國會大樓這個地標前進, 最後到達最東端的三權廣場。這其實是哥斯達為城市的景觀觀感而設計的視覺長廊(view corridor), 給來賓帶進未來城市的另類感覺, 當經過每座由尼邁耶精心雕琢的建築作品, 你都能感受到這舊時代的未來城市營造出來的獨有氣勢, 散發著其他城市所沒有的氣質。

有些人覺得巴西利亞的城市核心廣場「三權廣場」, 被置於城東的邊緣位置, 在傳統規劃理念來看是頗不合理。它沒有交通便利的優勢, 亦遠離民居, 很少居民會聚集於此, 沒有廣場應有的氣氛。但我反而覺得它是這設計的神來之筆, 因為哥斯達所設計的三權廣場, 並不是一般城市的中心廣場, 而是為所有巴西國民所創建的精神場所, 它的位置是處於中心軸的頂尖, 是飛機的大腦所在, 是掀起高潮的地方, 營造出廣場的重要性。

哥斯達為突顯對巴西憲法中立法、行政、司法三權關係對等性的重視, 特意把這最重要的公共空間放在軸的首端(鳥頭或機頭)位置, 極有其象徵意義, 亦表達他對巴西國家及人民應有的關係立下註腳。位於廣場的西、南、北三方, 分別建有總統府、國會大樓及終審法院三座重要的政府建築物, 除表示於三權廣場上立法、行政、司法三權關係對等外, 它們亦應發揮互相制衡的作用。而更重要的是「廣場」, 因它是作為開放給所有人民的場所, 寓意政府應隨時受到人民的監察。

在地理上, 三權廣場並不是一個位於首都中央的廣場, 但若以其聯邦政府首都的角色來看, 這廣場正是扮演一個為巴西人民的情感及精神所設計的核心點。廣場採用開明的設計概念, 人民享有公共空間的使用權。然而不只於此,廣場設計富有更高層次!它正編寫一種, 把巴西人民團結起來的建築語言。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 巴西正經歷軍政府的獨裁統治時, 三權廣場的意義正好體現當年巴西國民熱切渴望體制民主化的願景!它不單是整個規劃的靈魂, 更是國家核心價值的顯示, 擁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巴西利亞的規劃概念雖很出眾, 但其實亦有其弊端。哥斯達當初的設計為了縮短城市的車行距離, 盡量減少交通燈及十字路口, 甚至不加入行人路。 我兩次到訪過巴西利亞, 都感覺這並不是一個行人友善(pedestrian-friendly)的首都,。市內街區的距離很大, 完全欠缺人的比例。主要道路亦很寬闊, 但輔助行人過路的設施如斑馬線、行人隧道、天橋等不多, 對沒有車的行人極其不方便, 因而造成很多行人恣意橫越馬路的情況。

雖然近年當地政府已著手改善行人的交通配套, 但成效還不太顯著。在城中行走, 你會發現並不是每段馬路旁均設有行人路, 有時只能走在路邊的草地或溝渠上, 可見這是一個沒有連貫性的行人系統。另外, 如果過馬路時錯過一個過路點, 要再走約十五分鐘以上才可找到另一條斑馬線, 對外來的人極為不便。

巴西利亞擁有熱帶草原氣候, 全年天氣偏熱而夏天多雨。不知為何, 全城雖有許多綠化地帶, 但在紀念軸這大片草地上行走, 除了沒有行人徑外, 亦鮮有樹木。試想像行人在炎炎夏日的白天, 沿著主軸慢行遊覽每一所獨立的建築物, 很多時都會在猛烈的陽光下曝曬, 增加中暑的風險。如果沿著紀念軸種植一排大樹, 及加入些休息的避暑處, 除有遮風擋雨的實際用途外, 亦可增加路線的趣味性, 給行人更舒服的環境。 而且這片綠地應可作多元化的戶外活動場所, 但因欠缺行人通道, 最後這偌大的綠化帶被城市隔離, 淪為裝飾, 實在可惜。
巴西利亞當初是以五十萬人口的城市規模所設計, 2014年首都人口已超過二百八十萬。隨著城市迅速發展, 在中心城區(Plano Piloto)的西南邊慢慢形成很多衞星城市, 使當年對稱的飛機圖則嚴重地側重於南翼。尤其是交通方面, 每天由西南方的住宅區進入市中心工作區的人潮, 都直接加重南翼的道路系統的負荷, 再加上巴士超載及塞車的問題, 令全體市民浪費過多的時間於交通上。 結果, 過多的車輛造成空氣污染及噪音問題, 過長的交通時間及流動不便亦間接降低市民的生活質素。 這樣看來, 五十年前只依賴汽車的總規設計概念, 已不能解決今日城市的問題。

哥斯達當年把每區用途分好, 亦為建築物設定高度限制, 把城市的發展密度定得恰到好處, 綠化地帶配合適宜, 令巴西利亞本身擁有低影響發展(Low Impact Development)城市的特質。 而且它的交通樞紐恰好位於城市的正中心, 上面則是發展密度較高的商業區, 但可惜偏偏缺乏一個完善的市內集體鐵路運輸系統。

終於,1991年巴西利亞開始籌備地鐵系統, 2001年落成第一期。當時的地鐵路線只連接中心城區(Plano Piloto)至南面的衛星城市如Samambaia, Taguatinga, Águas Claras, Guará 等, 但其實沒有完全解決城內的公共交通配套的問題。2008年首都政府進行一個名為「整合巴西利亞」(integrated Brasilia)的計劃, 正好配合全球走向可持續發展的趨勢, 改善首都成為以公共交通為導向的發展(TOD)城市。這計劃主要改造南翼, 加入地鐵站、輕軌電車系統, 並配合相關的巴士路線, 把全是住宅區的南翼打散成若干個小社區, 並加入部份的商業活動, 使這些小社區變成商住混合模式, 全面開放給行人和車輛, 把鄰里小區氣氛注入小區之內, 各有其特色, 基本上此改變是打破了巴西利亞建成時的規劃基本原則。

近年隨著南翼的地鐵車站落成, 使更多市民放棄駕車, 轉用地鐵系統。 結果, 城市流動性增加, 全市汽車碳排放量減少, 空氣及噪音問題得以改善, 市民享有更多工餘時間, 提高整體生活質素。 從前公路軸兩旁的住宅區被大馬路狠狠地分開, 亦因缺乏行人過路系統, 很難連繫兩個社區。2011年我再訪南翼時, 發現新建的地鐵站因要服務兩面的住戶, 已變成兩面的橋樑, 從此兩區接通。

哥斯達當年心目中的未來城市當然不只在建築及基建等硬件上, 而在於其前瞻性, 透過新的規劃設計去告訴巴西人的未來方向。 巴西人覺得他的設計太高傲, 有種與人隔絶的疏離感, 我覺得他的設計理念太理想化, 就如烏托邦一樣, 永遠不能全部實現。

五十多年過去, 隨著新科技的出現, 人類生活不斷改進, 當年的未來城市是否神話不再? 哥斯達當年提出的未來城市是一種生活質量及品味, 它的真正意義是都市設計如何在不斷演化, 跟著未來發展步伐及配合時代的發展的同時, 亦應保留往前看的生活態度, 及如何為巴西城市發展作出展示。當然哥斯達當年不能估計世界的改變而為巴西利亞訂出永不能改的城市設計, 所以現在巴西利亞亦需正視因社會變遷而造成的種種城市問題。 踏入二十一世紀, 急速的城市發展造成巴西利亞人口過度膨脹, 貧富懸殊惡化, 廢物棄置、 排污系統及醫療設施等不足等問題陸續浮現。但貴為世遺城市, 巴西利亞的城市規劃不能全面更改, 因此, 現代城市設計師更要努力地, 在當年哥斯達留下兩軸飛機規劃設計的框架下, 讓城市繼續演變, 解決各樣都市問題。他們既要保存首都前衞的形象, 亦要提供舒適的城市空間給所有使用者, 這是一項極艱鉅而具挑戰性的任務。當然巴西利亞仍有不足之處, 但只要它不停向著目標蛻變, 在我心中巴西利亞仍是一個奇妙的未來之城。